第04:莲花潮声·怀念倪竹青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8年12月06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情谊犹在怀 声誉留人间
  □陈桂珍

  德高望重的倪竹青先生驾鹤西去,引发大家对先生由衷的感怀和纪念。在普陀文艺界,大家都尊称倪竹青先生为倪先生或倪老。

  我与倪先生相熟于2007年,那年十月,普陀政协成立书画院,本地书法家自然成了书画院的骨干力量。倪先生是书法家中年龄最大、书龄最长、为人最为低调的一个。每次书画展览,倪先生总是早早地写好作品,托人提前带到,从不拖泥带水,或拖沓怠慢。每次举办书画笔会,不管天冷天热,只要先生身体吃的消,肯定提前到达会场。碰到腊月里活动,或者街头义务书写春联,倪先生穿上厚厚的黑色呢大衣,戴上驼色的绒线帽,精神抖擞地出现在会场。书画家们一见倪先生到了,都振奋起来,写字画画积极性大增。在普陀书坛,倪先生是人人尊敬的前辈,他虽然是浙江省书法家协会的会员,但是国家级的会员同样对他刮目相看。倪先生的作品多次入选国家和省级交流,1984年获国际首届钢笔大赛银奖,部分作品先后被美、日等国和港台地区单位和个人收藏。倪先生的书法作品受人喜爱,许多人慕名前来索要,倪先生从不回绝。

  2008年,因为写作《红尘突围》三毛传记,被三毛称为“大陆最亲叔叔”的倪先生自然成了我们的采访重点。我和阿慧两人多次来到倪先生的寓所采访,荣幸的是得到了倪先生和夫人的热情接待。倪先生的家在沈家门新街,虽然住的是三楼,但是因为底下是商业用房,所以三层的楼梯比四层还要高,耄耋之年的倪先生天天上下楼梯好几次,步履健硕。倪先生小小的寓所充满了翰墨清香,墙上挂着他的书画,桌上堆满了卷起来的书轴。倪先生从箱子里拿出一包书信,一封封抽出来为我们介绍。三毛从1988年5月20日给倪竹青寄来第一封长信开始,两人飞鸿往来,成了忘年之交,共通信50多封。三毛去世前(1991年1月2日)写给倪竹青夫妇的信,是最后一封,成了她的绝笔信,这些纸质发黄的信件倪先生每封都做了编号,像宝贝一样珍藏着。

  1989年4月21日,三毛第一次回乡祭祖,特意抽空来到倪先生家看望叔叔婶婶。那次相见,三毛送给倪先生一张珍藏了40年的照片,是倪先生和三毛一家在南京中山陵前的合影。那次重逢,倪先生心情激动,当天展纸磨墨,即兴做了《如梦令》送给三毛。词中这样写道:相见宛然如梦,两地悲欢慷慨,捧献葡萄酒,共诉别离情况,情况情况,四十年相思今偿。

  1991年1月4日,三毛用她决绝的方式,给无数热爱她的人们留下了一个永远的背影,倪老闻讯悲痛欲绝,几天几夜茶饭不思,老伴见状强忍悲痛劝道“老伴呀,我也和你一样难过伤心,但是人死不能复生,你务必忍痛节哀,你现在这个样子,叫三毛怎么走得放心?”

  夫妻俩抱头痛哭,回忆起往事,又不禁大放悲声,老伴的话句句在理。一直把三毛当做女儿一样看待的竹青叔苦于两岸阻隔未能亲往瞻其遗容,特写挽联两则,以慰三毛其灵。“半世奔走天涯,情怀侠义,声誉永留人间;一生驰骋艺坛,彩笔珠玑,文名长驻寰宇。隔岸惊噩耗,惜君早逝,情谊至今犹在怀;回梦亿斯人,痛尔遽离,名声经古长留世。”今天看倪先生写的这些挽联,更像是后人对先生的缅怀。情谊犹在怀,声誉留人间。

  倪先生是位情深义厚的前辈,三毛离开后,每年的1月4日,倪先生的家里都会点起三支清香,摆上一桌供品,以清茶淡饭寄托对三毛的思念。三毛说过世间最平和的快乐,就是静观天地与人世,慢慢地品味出它的和谐。

  但愿天堂真的存在,三毛和竹青这对叔侄将可以重新延续他们生命的另一个启程,共赴他们灵魂的升华。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社会关注
   第04版:莲花潮声·怀念倪竹青
只留清气满乾坤
倪竹青与三毛
倪竹青诗词一首
与公小别
情谊犹在怀 声誉留人间
送竹青先生
致竹青先生
今日普陀莲花潮声·怀念倪竹青04情谊犹在怀 声誉留人间 2018-12-06 2 2018年12月06日 星期四